产品导航   Products
> 乐橙下载平台 >  新闻资讯
专访《真相》主创|一座有呼吸感的悬疑大厦是如何建成的?
时间:2021-12-24 09:45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专访《真相》主创|一座有呼吸感的悬疑大厦是如何建成的?

一排排工整的地砖,看起来普通至极,谁又能知道它的背后是一块块血淋淋的人骨呢?

必须承认,正在优酷热播的悬疑剧《真相》,着实让笔者体验了久违的毫无心理准备的惊悚。

作为一个资深悬疑题材爱好者,不夸张地说,已经很久没遇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桥段了,之所以会被《真相》“吓到”,恰恰是因为其不同于寻常悬疑剧的松弛感。

作为国内首部聚焦检察技术工作的涉案剧,《真相》其实并未刻意营造悬疑氛围,而是更倾向检察工作的行业剧,但是,涉案自带悬疑属性,加之其独特的视效处理,让这部剧呈现出强烈的风格化。

这种风格化,笔者将之归为“呼吸感”。

而正是“呼吸感”,让某些情节在一呼一吸间达到最大的释放效果,比如人骨烧制的地砖,比如“洗个海水澡”的热梗,都令《真相》在观众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随之带来强共鸣,沉浸式追剧比比皆是。

剧中,大反派赵睿用人骨烧制而成的地砖砌起罪恶的东涵集团,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剧外,《真相》通过叙事、场景道具、视效、人物等,建成一座有呼吸感的悬疑大厦,让诸多悬疑爱好者奋力攀登,探索其中的细节和精神,颇具呼应效果。

那么,《真相》是如何成为一座有呼吸感的悬疑大厦的呢?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高光?它所代表的精神内核又是什么样的?电视剧鹰眼(TV-insight)对话《真相》总制片人李欢及导演李依?,去寻找其中的“真相”。

“呼吸感”之源头框架:

叙事有留白有补充,灵活度Max

2019年底,总制片人李欢和导演李依?这对相识于大学时期的朋友,终于有机会合作。机缘巧合之下,他们于去年4月接手了优酷平台定制剧《真相》,导演李依?则在6月正式开始《真相》的前期创作。

《真相》作为国内少有以检察技术人员为视角的电视剧作品,“难”字贯穿始终。

涉案和行业两个属性,让《真相》同时面对尺度和专业的双重挑战,于总制片人李欢而言,正是其中的“难”,才成就了这个项目最打动人的地方。

《真相》总制片人李欢

“项目孵化过程中,检察技术的展现、人物的塑造、尺度的拿捏等,种种难度都在激发我们主创团队的斗志;而拍摄中,高检影视中心对内容的严格把关、检察技术信息中心对专业的指导、导演精益求精的创作、剧组任劳任怨的工作、演员们的沉浸式表演、投资方的信任与支持等等,又让我们觉得难中有动力”,总制片人李欢动情回忆道,“后期,监管部门的肯定和帮助,则让我们这部‘领域新、角度新、手法新’的剧,顺利‘新人露面’。”

对于导演李依?而言,难度意味着有挑战,“一开始,我们就想做一部有创新的剧,首先便是如何塑造类型剧的冲突感与节奏感,这部剧是检察题材,与犯罪分子的正面冲突并不是工作日常,而是罪犯已经确认后建立证据链的过程,所以我得琢磨一个不一样的讲故事方式。”

导演李依?讲戏

为了让这部剧“有点新东西”,从剧本层面就开始了“新”的探索。

“我们这部剧摘取了原小说的人物与案件,加上检察院的一些案件素材,形成了基础的故事脉络,做正式拍摄剧本时,我们写了开头与结尾的故事,这些故事像一个个碎片,随着主线推进,所有碎片融入主线成为证据和背后真相”,导演李依?介绍道。

《真相》的每一集都有一个小彩蛋形式的开头和结尾,为观众解答正片中的疑问,呈现正片的细节故事,尤其在宋白羽被杀后,“他好像下线了又好像没下线”,正是由于这样的叙事方式,达到补充说明的效果,而秦修文“被请洗海水澡”后,也是通过片尾彩蛋的方式告诉观众他还活着。

而这种现代且有趣的故事讲述方式,让《真相》在叙事上呈现出与同类作品完全不同的风格,十分年轻而灵活。

“我们这样做其实是比较冒险的,所以一开始做这个项目,我们对播出其实不敢有预期”,导演李依?补充道。

事实证明,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真相》自开播起,便收获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持续占据猫眼全网热度榜冠军,优酷站内热度亦可圈可点,微博热度和讨论度肉眼可见地大幅增长,“我们的主创都很有激情,最近播出效果不错,大家都很开心”,李依?笑言。

猫眼热度

就此来看,总制片人李欢和导演李依?背靠背的协作无疑是非常有效的,前者负责维护创作环境,处理一切制片工作,万博和九州玩球哪个好,后者全权负责艺术创作,“我们都是战士,好的合作伙伴千金难得”,导演李依?总结道。

“呼吸感”之地基:场景不设限

道具无限真,可信度和代入感满满

创意源头的“新”和灵活只是这个项目有呼吸感的开始,《真相》这座悬疑大厦的地基稳扎在“真”字之上。

观剧过程中会发现,剧中出现了不少的专业概念,比如提前介入、同步进行审讯与勘查等,同时检察技术人员各职业的设备和专业度也十分精准,比如林远昊和林岚负责现场及证据的痕迹检察、老何负责音视频处理等等,以及警检两家的合作细节,各司其职等等,撇开悬疑的外衣,这部剧也是一部专业性极强的行业剧。

“我们拿到不少真实案件,最高检帮了编剧很多,比如检察院如何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提前介入案件,或者检察院和公安什么样的案件会选择联合办案,同步审讯和勘查这种非常专业的方法等等,都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才找到了解决方案”,导演李依?说道。

强大的专业背书,让《真相》一开始便有了真实的底色。

“剧中的痕检中心参考了香山南路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设备细节全部真实,包括解密的设备与技术,基本都是1:1还原而来”,李依?表示,在他看来,场景真实可以帮助演员更好地建立角色信念感。

而很多观众一开始看到剧中痕检设备直呼“很科幻”,也是最高检和主创团队制作这部剧的意义所在,“介绍我们中国痕检技术的影视作品太少了,其实我们的设备、技术和专业人员都已经很强了,我第一次进入采访时也惊到了”,李依?导演感慨道。

除了工作场景,检察技术人员的家庭场景也富有生活感,“我们以人物个性为基点,道具必须有生活痕迹,这点上不能夸张。”

与此同时,为了在拍摄时让场景的空间感考虑,导演李依?请美术指导设计了全体通透的玻璃,“我们这个戏有精英荟萃的意思,所以工作场景里拍摄路都是没有尽头的,拍摄时后景上可以看到不同的技术人员在工作。”

有空间感的场景设计,让《真相》呈现出的毫不逼仄的拍摄效果,仿佛整体背景会呼吸,为整部剧的呼吸感打好了地基,而这也是总制片人李欢口中“让这个极其理性和充满技术含量的工作变得生动”的诉求所需。

“呼吸感”之外立面:

丰富镜头、交错剪辑、大画幅比

带来强视效体验

叙事框架和真实地基搭建完成后,《真相》的重头戏??强烈风格化的视效来袭。

看过剧会发现,《真相》的拍摄、剪辑、画幅等,都是妥妥的电影质感。

这部剧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压抑的暗色影调,实际上正是导演李依?的特别处理,“《真相》的影像风格是典型的罪案剧,每个案子背后都是一个破损的家庭,我选择在青岛拍摄,我希望这个城市谁也认不出来。前期测拍时,我感觉颜色太乱了,就先消掉大部分颜色,让这个城市很难有阳光,在结尾的时候再把阳光放出来。”

不过,电影质感绝不是简单的画面和光效质感,正如总制片人李欢所言,“通过不同镜头的切换,有呼吸感的镜头呈现带给观众不同视觉感受更为震撼。”

剧中,大俯拍、大仰拍、升格镜头、长镜头等都运用得颇为吸引人,比如赵睿出场后的多次仰拍、俯拍镜头,给人带来非常强烈的压迫感;林远昊勘查现场使用多帧数拍摄,通过25格、50格、100格、150格、300格镜头的混剪,来增强人物的沉浸感;罪犯的人生轨迹则用运镜的方式做长镜头,即视点长镜头,用一个镜头把人物历史说清楚,典型的例子便是王大治和陈欣从恋爱、结婚到对峙。

平时室外的拍摄,则以手持镜头为主,比如剧中的很多主观镜头。

丰富的镜头转换,让《真相》的运镜既流畅又富含信息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镜头会呼吸,贯彻着整部剧的拍摄。

“这就要求我要先想好怎么剪辑,再告诉现场的团队怎么拍、演员怎么演,有时候特殊的场次特殊的拍法,演员必须要完全信赖我才可以,这点和我之前做电影很像,前期必须得想明白,否则后期剪辑可能就没有合适的镜头用”,导演李依?说道,而这也决定他前期必须得做大量的创作准备。

比如宋白羽被杀后林远昊去他家里勘查现场,回忆起以前两人一起喝咖啡喝茶的场景,演员事先并不清楚会呈现成什么样子,需要完全信任导演,并且按照导演的想象去沉浸表演,非常有难度,“这场戏让我觉得星旭真是个好演员,因为那场戏的拍法谁也不知道,我用什么格拍、怎么拍,我只跟星旭说了大流程,他很快就进入到状态中,自我调节能力非常强,呈现出来的效果也很好”,导演李依?回忆道。

除此之外,导演李依?还为《真相》选择了1:2.39 的画幅比,让整部剧在外景上的空间感更强。

而这一切,都是《真相》能给观众带来强视效体验的原因,也是这部剧在悬疑题材上所做的突破,让其在同类题材中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

“呼吸感”之内装:

人物本位,不搞极致化人设

关注《真相》的观众评论,我们会发现,反派人物的出彩是一个必谈的话题。

的确,前期的宋白羽,后期的赵睿、宋锦秀、丁来等,都颇有看点。

宋白羽作为赵睿和宋锦秀的私生子,从小便和母亲相依为命,并且在日复一日的被忽视中,变得越来越偏执疯狂。前期,我们只能看到他云淡风轻地吩咐手下带秦修文“洗海水澡”,又在杀害大马后用野生动物破坏犯罪现场,但在林远昊和温婉面前却是“好朋友”和“好男人”,让人直呼“好变态好别扭”,但随着他死后更多的故事展现,我们才发现,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在父母扭曲的爱恋关系中,他永远是被放弃的那个。

从目前的播出效果来看,宋白羽这个人物的塑造无疑是十分成功的,最精彩的一场戏就是他打电话给母亲后又给父亲打电话,挂断后呢喃着“不会让他们失望”,继而崩溃,通过这场戏,观众对宋白羽的内心开始有了认识,是这个人物充盈的第一步。据介绍,这场戏是导演李依?临时改的,而“刘畅完成得非常好”。

无独有偶,赵睿梦游发疯、宋锦秀被迫接受儿子被杀、丁来在报恩和尽忠之间的矛盾终致恶果等,都让这些人物在犯罪之外呈现出更多面。

让笔者最惊喜的,是赵睿的那句“都是不让我好好活在世上的坏人”,毕竟他才是惯常意义上的坏人,让人瞬间对“坏人”的定义多了很多思考,这也是《真相》想要表达的精神内核,“再狡猾的罪犯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法律也不会冤枉一个人,即使是罪犯”。

当然,林远昊、林岚等正面人物,同样不只一面,他们也有各自的脆弱和不可碰触,而这种非极致坏、更非完美的人物塑造,让《真相》的观感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成为其呼吸感的魂。

而能达到这样的人物呈现效果,离不开主创团队“人物本位”的创作理念。

“从人物入手是我们不断提醒自己的创作原则,正义的、非正义的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有他们的动因和情感释放需求”,总制片人李欢说道,人物的丰满也保证了故事的情节性和悬念感。

导演李依?则更加强调角色的生活感,“我希望让观众可以看到有生活感的检察人员,他们是活生生的普通人,同时也想让观众看到罪犯的生活,他们为何会变成如今模样。”

于是,才有了做木工的林远昊和宋白羽、打铁的赵睿等等有细节有亮点的人物,通过人物,才有了大众层面对痕迹检查、普法等的传播和理解。

叙事、场景道具、视觉效果、人物塑造,主创团队四位一体的努力,终造就国内首部检察技术悬疑行业剧《真相》的成功,它注定是2021年悬疑江湖无法跳过的一部优秀作品。

相关的主题文章:
相关新闻